亲爱的暴君

上次是上次,现在是现在

“暴君?”男人眯眼,眼底寒意抖升。糟糕,一激动,居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。阮萌萌连忙改口:“咳,咳咳……不是,我是说……应该叫……叫……亲爱的暴君大人。”这样...

说说别样的精彩